梦远书城 > 有容 > 入戏太深 >
二十七


  “你要不要试试看?”他语气中充满令人害怕的坚决。
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  “不想怎么样,只是对于征服女人特别有兴趣而已。”他笑得坏,就是要把古月笙吃得死死的。看着她握紧了拳头却沉默不语,他知道他赢了。起码他明白她不会再和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。若他说了这样的话她仍敢逃,那他还真佩服她的勇气。

  “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放了我?”

  “不久的将来,也许数个月后,也许根本不必那么久。”他看着她,淡然的说:“我对女人从来不求天长地久,起码到目前为止,没有女人让我有想拥有她一辈子的狂想,因此,你不必担心我会留住你一辈子。”

  傅典君的话令古月笙没来由的又揪紧了心。他是告诉她,她的地位和他以往所交往过的女人没有什么不同吗?

  其实,这些她不早就知道吗?为什么在听到傅典君这样的话后,她的心仍难过得好像被划了一刀一般?

  “你最好能记住你此刻所说的话。”

  “我的记性一向不错。”

  “希望如此。”

  ***

  走进常和朋友相约见面的PUB,娄靖远远的就看到外型出众的好友,立刻向他走了过去。

  “唔,情场浪子失恋了吗?”他坐下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开始损久违两个月余的好友。

  怪哉,傅典君这家伙不是和东方珏一样,平常时候都是少有表情的吗?怎么今天脸上写着“老子很不爽,少来惹我”?

  傅典君连抬头都懒得抬,径自又招来服务生要了一杯酒。

  “咦,不理人哦!”

  “你今天来这里是说风凉话的吗?”他瞥了娄靖一眼,端起快见底的酒杯晃了晃,然后一口喝乾。

  嗯,他心情真的有些不好,娄靖一挑眉,“好朋友许久不见,给个Smile吧。”

  约他见面的是傅典君,摆一张死人脸给他看的也是傅典君。哎,他真是交友不慎呐!

  傅典君看了他一眼,很直接的说:“抱歉,挤不出来。”他又不是卖笑的,要看笑脸,娄靖知道该到哪里去看。

  “怎么你才一趟欧洲行回来就变这样?据我所知,你不是安排了数天假期吗?怎么度假回来后反而像在那里遇到了金光党?”他实在想不透傅典君还会有什么不如意的事:“有什么不快说来听听吧。”

  凭他和傅典君的交情,他们可以分享许多事情。在商场上他们是彼此竞争的对象,私下却情同手足。

  服务生送来了两杯调酒,傅典君端起其中一杯啜了一口,突然说:“最近忽然发现,女人真是种麻烦的动物。”

  娄靖失笑道:“连你都觉得麻烦的话,那表示对方真的是狠角色了。”

  傅典君对女人的绝情是出了名的,他处理感情的事一向干净俐落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
  “狠角色?”他又啜了口酒,沉默不语。

  古月笙算“狠角色”吗?不,她比他所遇过的任何女人都天真、单纯,要猜透她的心思易如反掌。她有的也不过是比其他女人来得倔,脾气来得硬罢了。

  就征服者的角度来看,她这只猎物根本就是有勇无谋,要使她乖乖落入圈套不会是件难事,可是……

  为什么在面对她时,反而是他这个猎人自乱阵脚了呢?

  他最近到底是怎么了?只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,竟然有能力令他心情如此糟。

  说到女人,娄靖忽然想到前些日子傅典君对他提过的古紫月之女。那女孩好像叫古月笙吧?唔,那个“狠角色”会是她吗?

  “喂,那个叫古月笙的女子卷款逃亡后,你不是一直掌握着她的行踪吗?不会是你没找到她,心情因此而郁卒吧?”像傅典君那么精明的人,敢坑他钱的女人称之为狠角色的确当之无愧。

  “我找到她了。”有时候他还真希望那时没找到她。

  “那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  “很复杂的心情。”

  娄靖有些讶异的看着他。“这不像你,典君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他垂下眼睑,密长而卷翘的睫毛令一向给人阴柔感的傅典君更显阴沉。深吸了口气,他抬起头来,像是已愿意面对自己的问题一般。“娄靖,相不相信我有朝一日会为女人动心?”

  “基本上不相信,理论上却该相信。”为了缓和气氛,他开玩笑的说:“理论上不是该异性相吸吗?为了自身安全起见,我可不希望你是个圈内人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