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

  “我肚子饿了要吃草,来,迅雷,你也吃一些。”他一手再拔了些草,便要塞进她嘴里。

  “这不能吃的。”她打掉他手上的草,再从他嘴里把他刚塞进去的草给取出来。这人还真把自己当成马,不过,那日他怎么会跑去捉鱼吃?

  “我饿。”他生气地瞪她,伸手要再拔草。

  她拉起他,举袖为他擦掉嘴边刚沾到的毒血与草屑,温声哄道:“我带你去吃更好吃的,哪,你不是变成白马神了吗?白马神是不能再吃草的你知道吗?”看见他这模样,她鼻子有些酸酸的。寒星门的人都不管他吗?任由他这么胡乱吃草。

  “那要吃什么?”他困惑地问,低头望见她牵着他的手,他脸上忽然绽起开心的笑容,感觉这样被她牵着很不错。

  “你已经是神了,当然是要吃美味的佳肴,走,我带你去吃。”她温言说,一路牵着他走到膳堂,桌上早摆满一桌热腾腾的食物。

  寒静已坐在那里用早膳,看见两人进来,她连忙起身。

  “啊,我大哥又跑去纠缠你了吗?”

  “嗯,也不知道是谁把我在医庐的事告诉他,他昨晚就跑来找我了。”她对寒静说,一边拉寒锋坐下,盛了碗饭再夹了些菜递到他手上,“哪,这才是你这个白马神该吃的东西,快吃。”

  他乖乖地扒着饭菜吃了起来。

  寒静看见自家大哥竟这么听俞乐乐的话,有些诧异。之前无论他们怎么哄劝大哥,他就是不听,硬把自己当成马,偏要去吃草,有时,他肚子真饿得受不了了,还会去抓些鱼和野味来生吃。

  “怎么样,有没有比草好吃?”俞乐乐问。

  他抬起吃得满脸饭粒的脸,看看她,再看看碗里的饭菜,然后说:“一样。”

  俞乐乐嘴角一抽。敢情是病情太严重,所以也分不清食物的美味与否了。

  “总之,你要记住,你可是白马神,不能再吃草,要吃人吃的这种饭菜知道吗?”

  “噢。”他愣愣应了声,继续扒饭。

  俞乐乐也坐下用膳,吃完早膳,她替他把脸上沾到的饭菜仔细清掉。

  寒静安静地看着他们,半晌才说:“乐乐姊,那要不要让沈总管帮你再换间房间?”

  “不用了,搬来搬去麻烦,而且昨夜我已经试完毒,今天可以开始调配解药了。”最重要的是,她已经有些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疯了的四师兄。

  听见寒静刚才的话,寒锋纠正她,“净悟,她是迅雷,不叫乐乐姊。”

  “大哥,她是乐乐姊,不是迅雷。”寒静柔声解释。

  “谁说的,她是迅雷,迅雷之前逃走了,我把她带回来了,”寒锋想到什么接着说:“对了,因为她跟我一样变成人形了,所以你才不认得她。”

  “她真的是乐乐姊,是大哥一直惦在心上的六师妹,俞乐乐啊。”寒静捺着性子说。她进过大哥的书房,明白大哥藏在心里的秘密,所以他即使中毒,神智不清,连她和娘都不认得了,却还记得俞乐乐这个名字。

  “俞乐乐?”闻言,寒锋一脸迷惑地望向俞乐乐,“你是俞乐乐?”

  “我不是。”俞乐乐连忙摇头否认,同时朝寒静使了记眼神,叫她不要再说了。

  “可是为何悟净说你是,她还叫你乐乐姊?”他狐疑地问。

  “那是因为、因为,我姓乐,单名叫乐,跟你要找的俞乐乐是不一样的。”她瞎扯。在不清楚他找她有什么意图之前,她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俞乐乐的。

  “是吗?可是你是迅雷呀,为什么又叫乐乐?”他彷佛被她弄糊涂了。

  “那是我的小名。”她唬弄地说,接着问:“你为什么要找俞乐乐?”还有,方才寒静说他一直把她惦在心上又是啥意思?

  “我找她是要、要、要……”他歪着脑袋认真想着,想了半晌想不出来,反问她,“迅雷,你说,我为什么要找俞乐乐?”

  “……”俞乐乐无言以对,与他大眼瞪小眼,她哪知道他找她想做什么,正想随口敷衍他,膳堂门口忽传来一道冰冽的嗓音,“锋儿,你找俞乐乐是因为她是你媳妇儿。”

  俞乐乐俏颜立刻一黑,还来不及出声,便听寒锋问:“媳妇儿是什么?”

  “媳妇儿就是要为你生养孩儿,并跟你一起白首偕老的人。”

  听到寒若芙的话,俞乐乐连忙出声,“师叔,关于这件事,我……”这两天被寒锋给缠住,让她迟迟找不到机会去向师叔提要取消两人婚约的事,没想到她会在此时对疯癫的寒锋这么说。

  但寒锋不让她开口说完,便插口道:“那我不要那个俞乐乐了,我要迅雷帮我生养很多小马,每天陪我一起玩。”

  闻言,俞乐乐脸色登时绿了,“不行,我……”

  这次又有人抢了她的话,是寒若芙,她说:“好,既然你喜欢迅雷,那让你早日娶她过门,帮你生养很多孩儿好不好?”寒若芙冰美的容颜罕见地露出一丝温色。心里的盘算是,既然儿子这么说,早点让他迎娶俞乐乐也无妨。

  何况若是有个万一,也可替寒家留下血脉,由于她父亲只生了她这么个女儿,所以她生养的两个孩子,也都跟她姓寒,以继承寒家香火。

  “不!”这个惊恐的嗓音是出自俞乐乐。

  “好。”这个兴奋的嗓音则是来自寒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