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

  可是俞乐乐漏算了一点,她的轻功虽厉害,但寒锋这几年也没闲着,轻功虽比不上她,倒也不至于差到哪去,一路紧紧尾随在她身后,始终没有被她给甩开。

  这样一路你追我跑了大半天,她快乏力了,然而内力犹胜她一筹的他却不见疲累,眼看再过不久等自己脚程慢下来,就要被他给追上,俞乐乐急得不得了。

  天哪,她前辈子是造了什么孽,老天要派这个灾星来祸害她,清醒时害得她快没命,癫狂时则要把她当马骑。

  呜呜呜,她的腿快断了,嘴巴快渴死了啦。

  见到前方有一巨岩,她灵机一动,绕着巨岩跑,跑着跑着,她趁机悄悄跃到石上,看着底下犹不知道她已跳到岩上的寒锋还傻傻地绕着巨岩跑,她露出得意一笑。

  就在寒锋发现她好像不见了,停下脚步往回跑,还是找不到她时,他气恼地大吼,“迅雷,你躲到哪里去了?还不快给我出来,我要拿鞭子抽你了哦!”

  自然没有人回应他,见他吼骂了阵,往前跑去后,她才从石上跃下,因为奔跑太久,下来时她一个脚软,趴在地上喘着气。

  她决定了,在解药研制出来这段时间,一定要躲着他,不让他找到,要不然,再这样下去,她绝对会被他给累死。

  “对了,回去要记得让师叔帮我找间隐密点的地方才行。”她喃喃说着,正想起身,背后忽然一沉,那压下来的重量快把她的纤腰给压断,让她整个人平贴在泥地上动弹不得。

  “嘿嘿嘿,迅雷,被我抓到了啕,看你还能跑到哪里去,真是不乖,看我打你屁股。”说着,寒锋动手咱咱咱地打起她圆翘的小屁股。

  “啊,你给我住手,就连我爹都没这样打过我,你怎么能这样对我!”俞乐乐快气炸了。

  “你有爹吗,我怎么没见过?”他歪着脑袋一脸好奇地问。

  “你这个疯子,还不给我起来!”俞乐乐又羞又恼,她已经没办法心平气和跟他讲道理了。

  他再用力打了下她的屁股,“你真不乖,回去我要拿鞭子抽你!”说着,他起身,同时拎起她,解下自己的腰带,紧紧捆绑住她的双手,拖着她往回走。

  无法抵抗的俞乐乐被他一路拖着走,怒得头冒白烟,脸上青红交错,咬牙切齿,生平头一次萌生想杀人的念头。

  她干么那么好心来寒星门解他的毒?她干么昨天不丢下他自己一个人走?娘呀,你女儿快被人给整死了,你瞧见了没有?

  他们离开之后,不远处一株树上跃下两名青衣人。

  “看样子四师弟的情况似乎很严重。”其中较年长满脸书卷味,看来约莫二十六、七岁的俊秀男子,正是全不愁,他左着拿着一柄白玉扇轻敲着右掌说。

  站在他身旁那位十六岁的少年是严无忧,他清秀稚气的脸庞透着浓浓的担忧,“二师兄,我们不管六师姊这样好吗?四师兄把她绑起来拖着走耶。”

  “不碍事,四师弟不会伤害师妹的。”全不愁清雅的脸上露出一抹深笑。

  “可他绑着师姊耶,还想把她当成马骑。”这样还不算伤害吗?依他看,六师姊都快气疯了。

  “你尽管放心吧,四师弟不会伤乐乐的。你瞧,他即使神智不清,却还是对你师姊宠爱有加。”

  严无忧狐疑地瞟了二师兄一眼。

  “四师兄那样对师姊叫宠爱有加?”他严重怀疑二师兄眼睛有毛病,他那样虐待师姊,怎能叫宠爱?

  “欵,无忧,你还小,过几年你就会懂得我说的话了。”全不愁温和一笑地拍拍师弟青稚的脸庞,“走吧,我们回清心谷把四师弟的情形禀报师父。”

  “等等,二师兄,难道我们要放师姊一个人在这?”由于年纪相近,严无忧自幼便跟只长他三、四岁的乐乐感情最好,委实不忍心将她一人留在寒星门受苦受难。

  “没问题的,以乐乐的聪明,她一个人应付得来的。”

  “乐乐姊,请你原谅我大哥,他是因为神智不清才会这样对你。”一边替俞乐乐破皮流血的手腕上药,寒静一边歉疚地表示。

  垂目看着原本白玉般的皓腕皮开肉绽的凄惨模样,俞乐乐简直是欲哭无泪。适才被那疯子一路拖着回来,直到遇到他妹妹,她才得救。

  现下她真的很想一走了之,不想再管那厮了。

  为什么不管他是清醒着还是疯了,都要这么折磨她啊,娘呀,她前辈子到底欠了他什么?要受他这样的凌虐。

  “乐乐姊,你生气了吗?”见她迟迟不答腔,寒静担心地问。

  俞乐乐抬头,勉强朝她挤出抹笑容,抬起上完药包扎好的手挥了挥,“气?跟个疯子有什么好气的,气坏自己也没人偿命。”

  “乐乐姊,我代大哥向你道歉,对不起,大哥变成这样,我跟娘都很难过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。”寒静低着头,轻咬着唇说。她的长相有几分神似母亲寒若芙,不过不似寒若芙那般冷若冰霜,秀美柔的她,性格羞怯温婉。

  “你放心,我会尽快调配出解药。不过这段时间你可要看好你大哥,不要再让他跑来纠缠我,我才能安心配药。”俞乐乐叮嘱。

  “乐乐姊,你真的有办法能配制出解药来吗?”闻言,寒静抬首问。

  “我已经请师叔帮我找来绝命、夺魂和三更断肠这三种毒药,一等医庐里的东西都备齐后,我就会开始试毒,看看有什么方法能调制出克制这三种奇毒的解药。”

  说真格的,她对自己的能耐还颇有自信,因为就连姑姑都曾说过,自己已尽得她一身医术的真传。再不济,她还有一样法宝可用,不过不到最后关头,她是不会轻易动用那样救命宝贝的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