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

  “我不困,不想睡。”要她睡在他身边,她打死也不敢,虽说他现在神智不清,可是谁知这疯子等一下会做出什么事来?

  不管他是清醒着或是像此刻这样癫狂的模样,对她而言,都是一个极危险的人物,她只想有多远闪多远。

  “我叫你睡!”她的拒绝让他生气了,不由分说强拉她手臂,要她躺在他身侧。

  她的手臂快被他给扯断,想抽回却敌不过他的力道,为免手真的被活生生给扯断,俞乐乐只好含泪乖乖在他身边躺下。

  娘啊,乐乐好怕哦,为什么乐乐会这么歹命,遇上这狂人,娘,乐乐想回荷风居,不想去寒星门啊。

  呜呜鸣,这一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活着出来?

  “迅雷乖,快点睡,睡饱我再带你去吃草。”他拍拍她的脑袋满意地说。

  “我不吃草。”闻言,俞乐乐顿时一惊。她生怕等他睡饱后,真的会强迫她去吃草,因为他似乎真把她当成他们家那匹名叫迅雷的马了。

  “不吃草,你会饿肚子。”他闭起眼,迷迷糊糊地说。

  “我不饿。”

  “呼呼呼呼……”

  听见鼾声传来,她回头一看,只见他已经睡着了。

  一念闪过,她悄悄坐起来,想趁此时偷偷离开,然而瞥见他脸上那无邪酣然的睡容时,她的良心又隐隐不安起来。

  他中了剧毒,命在旦夕,她方才替他诊过了,顶多再撑一、两个月,若再不替他解毒,他必死无疑。

  她是个大夫,不能见死不救,虽说以前他曾两次差点害死她,但再怎么说这人都是爹的四徒弟,她的四师兄。

  他能心狠手辣,可她做不到。

  轻悠悠叹息一声,俞乐乐认命了,打消了离开的念头。

  寒星门位于苍碧山,依山而建,地势险峻,门里花木扶疏,奇岩怪石林立,门里的院落皆就地取材用苍碧山特产的青石块搭盖而成,显得朴实而素雅。

  今日一早,寒星门门主寒若芙就在大厅召见俞乐乐。

  “乐乐,你昨日已诊过锋儿的情况,依你看,他的毒解得了吗?”她那张白皙得欺霜赛雪的美艳脸庞,霜冷得没有一丝表情。

  俞乐乐沉吟了下开口回答,“四师兄所中之毒很复杂,一时之间我也无法配制出解药,还需要一些时日。请师叔拨一间干净的房间给我,然后依照这张单子,把我所开的物品备齐。”说着,她将昨夜写好的单子交给她。

  寒若芙接过,看也没看便将单子递给站在她身旁的总管沈威,冰冷的嗓音吩咐,“沈总管,你按照这张单子上写的,把乐乐需要的东西备齐。”

  “是。”沈威恭敬地应了声,接过单子低头看了下。

  “师叔,为何四师兄会认为自己是唐僧座下的那匹白马?”俞乐乐纳闷地问出心头的疑惑。

  “我也不知,他那日中毒时,自己用内力镇压住毒性后,便神智狂乱地大闹了一场,还失控地一掌打死迅雷,后来,我点了他的穴道制伏住癫狂的他,用内力助他将逆行散乱的经脉一一导回后,他再清醒过来,便把自己当成了那匹白马,还把我当成了孙悟空,把小静认成沙悟净,而把沈总管看成猪八戒。”说及此事,寒若芙那张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庞上,才微露一丝担忧。

  俞乐乐诧道:“啊,迅雷被他打死了?他昨日一直把我当成迅雷。”她接着心付,既然他连自己都不记得,把自己当成匹马,也不认得自己的母亲、妹妹,会把她看成迅雷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寒若芙说道:“锋儿现在又颠又狂,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,也不记得自己打死迅雷,这几日来一直到处在找迅雷,你就包涵些,别跟他计较了。”

  俞乐乐点头道:“我自是不会跟他计较,只是四师兄他是如何中毒的,师叔你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吗?”能在寒星门内对他下毒,必定是他十分信任与亲近的人,才有可能得手。

  “虽然不知是谁做的,但对方一定是金乌宫的人。”说着,寒若芙那双冰冷的眸里透出一抹森冷的愤恨。

  关于寒星门和金乌宫的多年来恩怨,俞乐乐也曾听闻一些,但对他们之间的仇怨她可没兴趣插手,遂不再追问下去。

  这时寒锋突然闯了进来,看见她,兴匆匆地说:“迅雷,今天天气很好,你快变成马,我要去骑马。”

  她脸皮一抽。这人还真把她当成马了,居然叫她变成马让他骑。

  不等她开口,寒锋迫不及待地上前拽住她的手,将她拖出去,催促着,“快,你快变成马,我要去骑马。”

  挣开他的手,俞乐乐施展轻功想逃开他的纠缠,面对疯癫的他实在没道理可讲。

  见她逃了,他也跟着跃起急追着她,气恼地吼道:“迅雷,你还不快点回来,我要骑马,你再不回来,我要抽你鞭子了哦。”

  笨蛋也不会回去,她又不是马,怎么变马给他骑?虽然这几年来,她其他的武功不太行,但她勤练逃命的轻功,所以轻功可厉害了。

  全力施展开来,不信他能追得上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