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

  望着雨雾蒙蒙的洞外,她希望趁那疯子还在睡时,雨势能尽快停止,至少转小一点也好,这样她就能离开了。

  “嗯、啊……”洞内忽然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呻吟,俞乐乐疑惑地怔了下,心忖,洞里除了他们,难道还有别人在吗?她回头仔细查看,结果发现呻吟声竟是出自那疯子的嘴里。

  他身子蜷缩成一团,不停地抽搐着,似是在忍耐着极大的痛楚。

  她是个大夫,大夫的使命就是救人,顾不得此人的危险,她毫不犹豫地立刻上前,在他身边蹲了下来,伸手扣住他的脉搏。

  仔细一诊,俞乐乐吃惊地发现他竟身中数种剧毒,有绝命、夺魂、三更断肠,每一种都能即刻要人性命。

  若是一般人身上中了这么多种致命毒药,早已死透了,然而这人凭仗着深厚的内力,勉强压住体内的剧毒,才没有一命呜呼。

  她连忙掏出一颗丹药,将他扶起,用力扳开他紧闭的嘴,塞进去,接着用自身内力替他化解药性,再以手心抵在他背后,渡些真气给他,以助他度过毒发的痛苦。

  她方才让他服下的解毒丹,能解那三种剧毒的任何一种,然而由于他身上混杂了三种天下至毒,所以只能稍微镇住毒性,除非能研制出一种能同时化解这三种毒药的解药。

  但这很难,难在这三种毒性相生相克,很难用药,不过也幸好这三种毒性彼此相克,才能让他暂时用内力压制住。

  不久,毒发的痛苦平息后,他猛然挣开双眼,擒住她的手。

  “迅雷,你在做什么?”

  “我在帮你缓和毒发的痛苦。”这一刻,她不由得对他生起佩服之心,身中三种奇毒还能活到现在,委实不易。

  俞乐乐忽然了悟,这人的癫狂莫非是因为身上的剧毒所致,也许只要解了毒,他的神智便能恢复清明了。

  听见她的话,他摸摸自己方才剧痛的胸口,脸上不禁露出一笑,“咦,不痛了!”

  见他咧嘴而笑的开心模样,俞乐乐不由得也跟着一笑,“因为我喂你服下解毒丹,能暂时抑制毒性。”

  散落在脸上湿漉漉的灰白长发似是让他不太舒服,他伸手拨开,露出那张经过大雨洗涤过的干净脸孔。

  乍见那张目似点星、唇似涂朱、鼻若悬胆,可谓丰神俊朗、英伟迫人的俊美脸庞,俞乐乐像活见鬼似的,脸色骤然一变,大叫一声,跌坐在地,惊恐地颤声道:“四、四、四、四师兄!”天哪,怎么会是他!

  “四四四四师兄,那是什么?”他愣愣地问,看她跌坐在地,他在她面前蹲下来。

  她一吓,整个身子往后一倾,拉离与他的距离。娘啊,这个疯子居然是四师兄,怎么会这样?

  对了、对了,她记得出谷时,爹曾说他中了毒,所以寒星门的人才会要求她去替他解毒。

  可是以他的武功,为何身上会中如此多的剧毒?

  “四四四四师兄是什么?”见她只是抖呀抖的,不回答他的话,他戳戳她的脸再问。

  “是、是、是、是……”呜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。俞乐乐心里惨嚎,旋即想起他正癫狂神智不清,她稍微放心了些,正了正脸色回答,“四四四四师兄是一只狗的名字。”

  “那狗是你养的?”

  “咳,”她被自己的唾液给呛到了,须臾才摇头说:“不是我养的。”

  “那是谁养的,名字取得这么古怪?”

  是你娘养的啦。她在心里腹诽了句才说:“是我师叔养的。”她师叔就是他娘,因为他娘是她爹的师妹,所以在辈份上她必须称呼他娘为师叔。

  “你师叔是谁?”他又问。

  她被问烦了索性说:“你不认识啦。”双手撑地想起身,偏偏这厮靠太她近,让她没办法起身,她伸手推了他一把。

  他没防备,被她一推跌坐地上,他一愣,接着看见她站了起来,他跟着朝她伸出手臂,等着她拉他起来。

  这世上她最畏惧也最厌恶的人就是他了,然而此刻看着他脸上那抹不解世事的天真和单纯时,她竟没办法再憎恨他。

  犹疑了下,便伸出手拉他起身。

  “你身上怎么会中那么多种剧毒?”她问。

  他困惑地看着她,似是不解她在说什么。

  她叹了口气,想起此人神智不清,问他这些,他恐怕也不知道。

  “罢了,等雨停,我们就起程回寒星门吧。”也不知道寒星门的人是怎么回事,他身中剧毒又颠又狂的,居然还放他出来乱跑。

  “不要,我要睡觉。”说着,便往地上躺去,其间打了个呵欠,似是困了。

  “好吧,你睡,横竖等这雨停恐怕还要一阵子。”

  “你也睡。”他指着身边的位置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