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三十五


  见她一脸愤怒,寒锋出声道:“你别怪他们,是我托二师兄他们帮忙的。”当时她前脚一离开,二师兄和小师弟后脚便到了,而急着去阻止她离开的他,只能央求二师兄送他过去。

  闻言,俞乐乐回头怒瞠他一眼,坐到椅子上生闷气。

  好啊,他们全都联合起来欺骗她一个人,所有的事她都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眼见热闹没看成,还把自己做过的好事给抖了出来,惹得师妹现在连他们都一起气进去了。

  全不愁想了想,温言道:“师妹,其实四师弟会这么做也是不希望你离开,他把你看得比谁都重要,你瞧,他在神智不清时也只认得你,便可知道他心头有多在乎你。”

  风来福也帮忙劝道:“就是呀,别的不说,光是冲着他肯为师妹你装疯卖傻这点,就知道他有多喜欢你了,否则以他那又冷又傲的个性,怎么可能做得出这种事?师妹,你就不要再怪四师弟了。”

  “没错,虽然四师兄神智不清时曾把你当马骑,还打你屁股,甚至把你绑起来拖着走,可是,他那时真的笑得很开心,我没见四师兄笑得那么开心过呢。”

  “无忧!”这下全不愁真的很认真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个小师弟的嘴巴给缝起来。这个笨蛋把所有不该讲的全都讲出来了。

  闻言,俞乐乐怒拍桌子而起。

  “原来那时候你们就在附近,见他那么凌虐我,你们居然不出来帮我,还袖手旁观!”桌子承受不了她的内力,应声碎裂成一片。

  见她动怒,窗外几人连忙往后退了数步。

  “你们不要跑,给我站住!”她立刻追出,施展轻功狂追三人而去。

  轻功最差,跑在最后的严无忧,眼看自己快被发怒的她给追上,惊慌地扯嗓大喊,“二师兄、三师兄,救命呀!”师姊平常不易动怒,但是一被惹火,可是很可怕的,见人就打,要命的是她的内力深厚,被她打到,是会吃不消的。

  全不愁和风来福回头一人拉住他一只手,拖着他逃命。此刻他们已顾不了老四,得先保命要紧哪。三人就这样一路逃出寒星门。

  就在俞乐乐要跟着追出寒星门时,寒锋扑上去,死命地抱住她,不让她走。

  “你不能走!”

  冷不防被他抱住,俞乐乐想推开他,却发现他沉重的身子整个压在她身上,她一惊,连忙抬头瞥去,“四师兄!”

  先前那番恶斗让寒锋仍虚弱的身体受了不少伤,虽然已上过药,但此刻的他委实再也支撑不住,昏厥前还在喃喃地说:“不要走、别走……”

  他这两句话像棒槌一样顿时敲痛俞乐乐的心,她轻咬着唇,泛红了眼眶。

  她该拿这个人怎么办?

  “放手。”俞乐乐试着想抽回被寒锋紧握着的手。

  “不要。”他握得好牢,不肯松开。

  “我叫你放手。”她按捺着性子再说一次。

  “我不放。”他神色坚定地说。

  俞乐乐忍耐地深吸一口气,说,“你不放手,我怎么帮你上药?”适才,她送他回寝房时,他已醒过来,怕她跑掉似的,一直紧紧抓住她的手不放。

  “无忧帮我上过药了。”在等娘询问沈总管时,她已拿伤药叫小师弟帮他敷过了。

  “你的伤口又进裂开来了。”她指着他肩上渗出的血渍道。也不知道这无忧是怎么上的药,八成没有仔细帮他包扎好,才会一下便又流血了。

  寒锋那双黑幽幽的眼凝视着她,“你答应我不走,我就放手。”他不在乎伤口是否进裂,他只在乎她会不会留下来。

  她不语地望着他,片刻才启口说:“等帮你上好药,我们好好谈一谈吧。”

  闻言,寒锋一向冷冽的神色激动地道:“谈什么?谈你想离开的事吗?我不答应,我绝不答应,你已经嫁给我,你是我的妻子了,你不能离开。”

  那一年,他错手伤了她之后,她躲了他好几年,避他如避恶鬼,他不敢去见她,怕看见她憎恨的眼神,所以只能在思念她时,看着二师兄为她绘下的画像,睹画思人。

  如今她好不容易自己来到他的身边,他不想再放走她了。

  俞乐乐第一次见到他有这样激烈的情绪。在她记忆里的四师兄,就像师叔一样,总是霜寒着一张脸,没有任何表情,可这次却为了她露出这样惊惶的神情。

  鼻头不由得涌起一股酸意和心疼,须臾,她缓缓温声说:“我不是要谈离开的事,我只是在想,我们以后该怎么相处。”现在的四师兄已不是神智不清的那个了,面对着这样的他,坦白说,她还是有些怕的,毕竟她都畏惧了他这么多年,不可能突然问说不怕就不怕了。

  他愣了愣,见她没有要走的意思,神情才稍缓下来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