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三十四


  不甘地说到这里,他那狞怖的眼神突然一柔。

  “若芙、若芙,你可知我朝思梦想着能这样唤着你闺名有多久了?那一年,当你爹把我带到你面前,我便对你一见倾心,可是你却一直对我视若无睹,只有在这一刻,你的眼里终于有我了……”说到此,沈威那张老实端正的脸上忽地露出一笑,接着唇边便涌出汩汩的鲜血,自断经脉而亡。

  寒若芙一边定一边恍惚地想着。她为了爱宣祺,而与金玉瑶斗了这么多年,结果枉送寒星门和金乌宫多少人命。

  而沈威为了爱她,暗中设计了这一切。

  什么叫做爱,她忽然间迷惑了,不停地去伤害对方所重视的,这就叫做爱吗?

  宣祺若在天有灵,看见她和金玉瑶为了他斗了这么多年,会开心吗?

  不会的,因为当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沈威所设计时,她的心是如此的沉痛!

  寒若芙离开后,等在大厅里好奇地想知道沈威究竟对她说了什么的几人,不明所以地面面相觑。

  “师叔为何什么都不告诉我们?”年纪最小的严无忧不解地问。

  “也许这其中牵涉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私事吧。”全不愁猜测道。

  风来福疑问:“二师兄,你指的不可告人的私事,指的是关于师叔?还是沈威?”

  “应该都有吧。”说着,全不愁瞥见俞乐乐默不吭声地往外走,连忙问:“欵,师妹,你要上哪儿?”

  俞乐乐依然不作声,寒锋没有多想地也默默跟在她身后。

  其余几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想了下,风来福说:“呃,二师兄,我看我们还是跟上去瞧瞧好了,万一他们吵起来,咱们也可以帮忙劝劝。”他其实是想跟去看热闹,他很好奇这会四师弟要怎么化解师妹对他的不谅解。

  “对呀、对呀,说不定咱们还能帮忙做做和事佬。”严无忧满口附和,他也很想去凑热闹。

  全不愁一人敲了一记,笑斥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心里在想什么,想去看热闹是吧?”

  “二师兄,难道你不想看四师兄怎么哄师姊吗?”严无忧问。

  “呿,”笑啐一声,全不愁说道:“当然想,走吧。”一声吆喝,三名师兄弟外加一个寒静,四个人悄悄跟了过去。

  俞乐乐一路走向寒锋所住的院落,一进房里便开始收拾物品。

  “你这是做什么?”见状,寒锋神色倏变。

  “回荷风居。”她终于开口了,却是丢下这几个字。

  “我不许你走。”他凝沉着脸按住她收拾东西的手。“你已嫁我为妻,怎能说走便走!”

  “你放手,我不要一个欺骗我的丈夫!”她怒道。

  她的指责令寒锋一窒,“我……我不是存心想骗你,我是因为……”

  见他说了一半便不再说下去,她接腔道:“你想说你是为了瞒骗沈总管才那么做的吗?”她才不相信为了瞒过沈总管,他需要连她也骗。

  岂料竟听他脱口说:“我不是为了要瞒沈总管,是因为你当日亲口说过,若是我一直那样神智不清的话,你便嫁给我,是你说的,所以我才、我才会那么做。”不惜违反本性,装疯卖傻,一切只为了要让她留在他身边,她喜欢那样的他,他就做那样的人。

  可如今事情拆穿了,他不知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再留下她。

  闻言,俞乐乐惊愕地瞠大眼。他是为了她那日不经意脱口而出的话,才继续佯装神智不清的模样?

  “你那时已醒了,还听见了我说的话?”她诧道。

  寒锋颔首道:“我曾短暂地清醒片刻,恰好听见你说的那句话。”之后他便又昏厥过去,但她这句话他一直牢记于心,所以等真的清醒过来,他便继续佯装还未康复的模样。

  听见屋里的对话,不只俞乐乐震惊,窗外也有几人讶异地瞪大眼。

  “啊,原来四师兄是为了师姊!”严无忧小声惊呼“

  “看来四师弟真的很喜欢师妹呢。”风来福搔着下颚。

  听见三师兄的话,严无忧忽然想通一事,脱口叫了出声,“原来二师兄你那夜用轻功送四师兄去阻止师姊逃走,是因为早就知道也喜欢师姊。”

  全不愁已来不及捂住他那张大嘴巴,恼得想把他那张嘴给缝起来。

  因为这下不只他们几人听见,就连屋里的人也都听见了,刷的一声,窗子被推了开来,露出俞乐乐那张气怒的丽颜。

  “原来那夜是二师兄你们破坏了我的好事,害我被抓了回来。”她就奇怪,那时四师兄才刚清醒过来,那样虚弱的身体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赶到那里。

  “那么去向师叔通风报信的也是你们对不对?”她再诘问。

  在她怒目瞪视下,严无忧缩了缩肩,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闯了什么祸,他望向二师兄求救。

  全不愁冷哼一声,没好气地丢给他一记眼神告诉他,自己惹的祸自己解决。

  “无忧,说话呀,是不是你们?”俞乐乐气恼地扬声质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