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三十一


  “因为寒星门上下,已厌倦了与金乌宫无止境的杀戮,大家不想再为了门主一人的私怨去送死。”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出腿往俞乐乐下盘攻去,想撂倒她。

  见状,寒锋及时带开俞乐乐,冰凝着脸道:“所以你就诓骗他们,让他们为你卖命。”

  “少门主这话可冤枉我了,他们只是看不过门主的所作所为,所以才推举我出来,我并没有要他们为我卖命。”沈威一边回答,一边迅速地连出几招。

  寒锋因为毒伤内力尚未复元,此刻又身受重伤,已不足为虑,所以他攻击的对象是俞乐乐。

  眼看妻子被攻得手忙脚乱,寒锋心知再继续下去,她一定不是沈威的对手,他连忙站到她身后,两手握着她的手,领着她出招应付沈威。

  此刻,两人就宛如合为一体,由寒锋握着她的手使出各种招式,她只要专心运起内力即可。

  他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背,他的双臂紧紧地环抱着她的手,一招接着一招精妙的招式透过她的手使了出来,不久,情势便一变,与沈威堪堪打成个平手。

  没料到寒锋会有此招,沈威渐渐感到吃力,眼一眯,心生一计,开口道:“少夫人,难道你不好奇少门主是什么时候恢复神智的吗?”

  闻言,寒锋神色一凛,厉喝,“你给我闭嘴!”

  沈威哪肯闭嘴,嘿嘿一笑,“你瞧,少门主不敢让我说,你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他早在毒解之后就恢复神智了,却还装疯卖傻地欺骗你,看你像个傻子一样被他要得团团转,他可乐了。”他极尽所能地离间两人。其实他也是直到方才,被寒锋引来这里,才知道原来他早已恢复神智。

  闻言,俞乐乐心绪果然受到影响,气息有些不稳起来。

  见有机可趁,沈威当下使出一记飞燕还巢直取她心窝。

  寒锋情急地领着她一个侧身避开那致命一击,心急地在她耳旁解释,“师妹,我没有耍你,你不要上他的当了,他想挑拨我们,等这事过了,你想要怎么惩罚我,我都依你。”

  深深吐纳几口气,俞乐乐稳住内息,说:“沈总管,你不要枉费心机挑拨我们了,再怎么说,他总是我丈夫,我纵使会气他、恼他,也不会在这时弃他不顾。”

  见她竟不上当,沈威朝一旁的手下使了记眼色。

  当下有两人跳到寒静身边,两把大刀架上她的颈子,惊得她花容失色。

  “你俩再不住手,我就让人砍下她的脑袋。”沈威喝道。

  两人瞥去一眼,俱是一惊。

  “四师兄,怎么办?”她一时没了主意,回头问寒锋。他们若住手,沈威绝对不会饶了他们,可是不住手,小静的人头又会马上落地。

  寒锋抬头一望,忽然一笑,朝她说道:“没关系,让他杀吧。”

  听见他这么无情的话,俞乐乐怒嗔,“你说什么?她可是你妹妹!”

  “相信我,小静不会有事的,不信你看。”寒锋说着,抬起她的手往前一指。

  她望去一眼,登时一喜。

  “二师兄、无忧。”

  在她呼唤间,全不愁和严无忧已俐落地打倒把刀子架在寒静颈子的那两人。

  “四师弟、乐乐,抱歉,我们来迟了。”全不愁笑呵呵说道,手上的白玉扇潇洒地轻扬着,说话之余,已解决了两个朝他攻击的人,接着,他手中玉扇一个斜刺,格开沈威朝俞乐乐刺去的一剑,脸上漾开亲切一笑。

  “来来来,沈总管,别欺负我师妹和师弟这两个老弱伤残了,让我来领教领教你的高招。”

  俞乐乐和寒锋同时瞪了全不愁一眼。他居然说他们是老弱伤残?

  不过细想也没错啦,她拳脚刀剑的功夫是很弱,而四师兄则是有伤在身。

  一旁严无忧一边护住寒静,一边与五、六名困住他的人对打,他手中一把弯刀要得虎虎生风,没多久便逼得那些人手忙脚乱。

  全不愁和严无忧加入后,情势顿时逆转,剩下的那几人,寒锋和俞乐乐应付得游刀有余。

  寒锋乘隙出声问,“二师兄,我托你办的事如何了?”

  “全办好了,三师弟去通知金乌宫的人了,大师兄则去追回师叔,因为过来时遇到一些事,我们才会来晚了。”全不愁分神瞧了眼寒锋那身染得通红的月白色衣裳,心忖,也不知道那衣裳上沾到的是四师弟的血比较多,还是方才那些人的血比较多。

  若是换成以往的四师弟,应付这些人绝对绰绰有余,可此刻他的内力泰半还未恢复,能护住师妹,撑到他们赶来,也算不简单了。

  严无忧也开口道:“就是呀,四师兄,你放心吧,师叔和金乌宫的人不会打起来了,三师兄已快马加鞭把沈威设下的阴谋赶去通知金乌宫了。”

  “二师兄、无忧,你们在说什么?”俞乐乐听得一头雾水。

  严无忧答道:“是这样的,师姊,原来沈总管假借金乌宫的名义向寒星门下战帖,然后又假借寒星门的名义去向金乌宫下战帖,约双方在黑鹰坪一决生死,想让两派的人自相残杀,斗得两败俱伤。”

  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俞乐乐愕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