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三十


  “你又不是故意的,算了。最近寒星门要跟金乌宫开战了,你以后不要再乱跑,乖乖待在我身边知不知道?”她叮咛。

  “好。”他悄悄抬起眼觑她,“你不生气了?”

  “嗯,来,把这药吃下。”她掏出不久前才制好的药喂到他唇边。

  他张口吞下,见她神色和缓,不禁朝她咧嘴绽笑,接着忽然一个倾身,飞快地啄吻了下她的粉唇。

  俞乐乐丽颊顿时微微羞红,心头怦然而动。

  见她没拒绝,他忍不住再啄吻她一下,接着一下又一下,最后,他索性覆上她的唇,这次,他吻了她好久好久。

  如俞乐乐所料,寒若芙根本听不进她的劝,今日一早已率领一干门众前去黑鹰坪应战。

  无能劝阻师叔,俞乐乐只好多调制些伤药,以备不时之需。走出药房时,发现寒锋又不在寝房里。

  春樱连忙转告,“少夫人,少门主说他去看驰风,一会就回来。”

  为了应付金乌宫之战,寒若芙带走大半的门众,这会寒星门只剩沈威和不到一半的门众,守卫恐不够周全,俞乐乐想想,还是有些不放心。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  刚要出去,便有一名守卫前来向她通报,“少夫人,小人是看守石牢的守卫,小姐命小人前来请少夫人过去一趟。”

  “小静要见我?”俞乐乐有些讶异,“好,你带路,我过去见她。”小静突然想见她,可能有什么重要的话想对她说吧。

  一路朝石牢走去,她发觉这寒星门的守卫有泰半都不见了。这是怎么回事?照说应该还有一半的人留守才对呀。

  这些人都上哪去了?

  不久,来到石牢,她走进其中一间牢里,“小静,听说你找我?”

  寒静看见她来,连忙起身,抓住她的手焦急地说:“乐乐姊,我昨夜梦到鸿仁浑身是血的来找我,他说他死了!”

  “呃,小静,那只是梦,你不要担心,我们到现在仍没找到他的下落。”见她这样,俞乐乐心想,她到现在还无法忘情于那个人,也算是一名痴情女子了。

  寒静摇头,“不,那时那么多天没见到他,我就在担心他是不是出事了,所以这几天我仔细地把事情想了想,想到了一件事。”说到底,她还是不愿相信深爱的人会这样无情地弃她而逃。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他曾经提过他在寒星门有一个亲人,那人在门里担任很重要的职务,当年他便是透过那人才进入寒星门。”

  “他有说那人是谁吗?”听她这么说,俞乐乐一惊。难道这人还有同谋潜伏在寒星门里?

  “他不肯说,可是我这几天想了想,我想他说的那人应该是沈总管。”

  “沈总管?”闻言,俞乐乐诧道:“你确定吗?”

  “我虽然不会武功,可是我从小在寒星门长大,多少也能看懂一些武功招式,我曾见他使过几招武功,”寒静凭着记忆比划了下,“我若没记错,那是沈总管流云手的其中几式。”

  “可是就算他跟沈总管有亲戚关系,那又……等等,难道你的意思是下毒和偷袭四师兄全是沈总管指使的?”俞乐乐惊道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这么想对不对,可我总觉得要我下毒,似乎不是出自他的本意,鸿仁还曾对我说过,因为这几年与金乌宫相执不下,损伤不少兄弟,其实寒星门里有不少人早心生叛意,不想再听娘的命令。”素来对娘心存畏惧,所以这话她一直不敢对娘说。

  低头细思,俞乐乐想起方才一路走来不见任何守卫之事,霍然一震,低叫不好,“糟了,难道沈总管真的有问题!不行,我得去赶快去找回四师兄。”说着,她拉着寒静出去。

  “乐乐姊,你这是干什么?”寒静不解地问。

  “若是沈总管真有问题,你不能再留在这里,太危险了,跟我走。”俞乐乐领着她匆匆朝马厩而去。

  结果还不到马厩,便看见寒锋与一群门众在交手,而沈威则气定神闲的杵在一旁观战。

  由于寒锋身体仍未复元,应付那么多人,早就浑身伤痕累累,那身月白色的衣袍已被鲜血浸染得通红了,他俊美的脸孔此刻一片冰寒冷厉,再配上一身的血衣,犹如修罗般骇人。

  瞥见俞乐乐她们到来,沈威那张老实温厚的脸孔顿时浮起一抹狞笑,“少门主,你故意将我引来这里也救不了少夫人和小姐,你瞧,她们自个儿来送死了。”

  闻言,回头一瞥,见俞乐乐和妹妹真的来了,寒锋一直冰沉着的脸孔这才出现怒意,“我不准你伤害她们!师妹、小静,你们快走!”说着,他纵身一跃,拦在她们面前,挡下朝她们挥去的刀剑。

  见他如此,俞乐乐一怔。他的神智恢复了吗?方才她听得很清楚,他叫她师妹。

  “你们还不快走!”见她们还杵着不动,寒锋吼道。

  是了,这次她很确定他真的恢复成以前那个四师兄了。

  “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?”她喃喃问,没有看见一把闪烁着寒芒的刀朝她劈来。

  寒锋大吼一声,扑过去推开还呆呆站着的她,肩膀霎时中了一刀,艳红的鲜血喷涌而出。

  直到脸上溅上他温热的血汁,俞乐乐才惊愕地回神。

  她教他身上那一道道的伤口给激怒了,发狂地运起内力,见一个打一个。

  她丰沛的内力并不输寒锋多少,虽然不善拳脚刀剑,可被她一掌打到,却是让他们一个个吐血倒地。

  沈威意外她竞拥有如此深厚的内力,见手下倒下一个又一个,而其他人也心生了惧意,不敢再上前,他挺身上前,挡下她。

  “我真是小觑你了,少夫人,想不到除了精湛的医术,你还拥有如此高深的内力!”他冷笑道。方才观战须臾,他已看出她的弱点。她的外功修为并不强。

  “沈总管,你为什么要背叛寒星门?”俞乐乐沉下脸问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