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

  “那个人是谁?”

  “你不能跟别人说哦。”

  “好,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。”

  他往前朝她走近一步,沾着鱼血的嘴说出几个字,“那个人叫俞乐乐。”

  闻言,俞乐乐差点摔倒。

  他要找她?不不不,也许是她听错了,又许是同名的人吧。

  她求证地再问:“你知道俞乐乐那三个宇怎么写吗?”

  “我是白马神,当然知道。”他立刻弯腰伸指在大石上写下三个字。

  一看,她差点昏倒。跟她的名字一模一样,他不会真的要找她吧?

  可在此之前,她又不曾见过此人,他为何要找她?更让她吃惊的是,看着刻在大石上的那三个字,字字透石而过,显见此人的内力很高。

  当年为了救她,姑姑曾让她服下不少灵丹妙药,以致让她拥有一身丰沛的内息,可惜的是她天生懒散,除了内力和轻功外,其他的拳掌刀剑这些外功一概很弱,然而此人的内功,竟然几乎与她不相上下,说不定还更胜她一筹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找俞乐乐?”她小心翼翼地问。

  “我找她是要、要、要……”他仿佛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,愣了一瞬后,抬头发起呆。

  俞乐乐见状,心忖,还是趁机快走吧,这个人武功太高,不是她能掌控的,等到了寒星门后,再告诉他们关于这个人的事,让他们去处理好了。

  这么一想,俞乐乐悄悄要施展轻功离开,才提身一纵,手臂便被人给猛然一扯,让她四肢着地,摔了个狗吃屎。

  “迅雷,你要去哪里?”他蹲下来戳着她的脑袋问。

  “我不是迅雷。”她脸皮一抽,没好气地挥开他的手。敢情他还真把她当成马了。

  见她否认,他伸手一把抓起她的头发,怒道:“你当然是迅雷,不要以为你变成人的模样我就认不出你来了,你不要忘了,我可是白马神。”

  “痛,快放手!”长发被他粗暴的扯住,头皮像要被扯裂般的痛,俞乐乐龇牙咧嘴地想拉回自己的头发。

  “那你说,你是不是迅雷?”他不仅没放手,一只手还扣住她的粉颈,语气森然地问。

  “我我我……”她快被他勒得没气了,脸色发白,为了保命,只好没骨气地开口,“好啦,我是迅雷啦,你还不放开我?”呜呜呜,娘呀,这个疯子好可怕哦。

  听见她承认,他这才满意地松开她,接着一把横抱起她。

  “你要干么?!”她惊问。

  “当然是要回家啦,你知不知道你偷跑出来玩,驰风很想你。”

  回家?驰风?这么说,这个疯子真的是寒星门的人。俞乐乐翻翻白眼,忽然间恨起自己的贪懒。要是早点到寒星门,如今也不会在这里碰上这个疯子了。

  他抱着她在枫林里飞纵不久,天空忽然打了个响雷,原本还晴朗的天空不知在何时阴云密布,下起雨来。

  “啊——”听见那雷声,他突然莫名尖啸起来,那吼声大到快震聋她的耳朵,俞乐乐赶紧捂住双耳。

  “快点停止,不要再叫了!”她受不了的大吼,然而比起他令人震耳欲聋的狂啸声,根本是小巫见大巫,半点也传不进他耳里。

  俞乐乐内息也被他的啸声震得气血翻涌,她赶紧抱元守一,将散乱的内息导回丹田。

  接着,他一路狂啸地抱着她在山林里疯狂的乱窜,时而窜上树梢,时而跃上山壁。

  把她颠得头昏眼花,都快吐了。

  娘啊,乐乐知错了,乐乐下回一定不敢再贪懒了,让这疯子快点停下来吧,她的五脏六腑都快被颠得呕出来了。

  山洞外头正降着倾盆大雨,那雨打在身上,像石砾股让人遍体生疼。阴晦的天空不时可见如蛟龙般的紫色闪动掠过,以及滚滚雷鸣,轰然作响。

  俞乐乐浑身都湿透了,却不敢往山洞里走,只敢挨着洞口站着,因为山洞里有个癫狂的疯子。

  刚才他在山林里飞窜半晌后,看见这山洞,就抱着她进来了,经过适才那一番折腾,他大概是累了,所以进到山洞后,倒头就睡,全然不顾身上早已淋湿。

  她想走,可是外头的雨实在太大了,走不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