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香弥 > 郎骑白马来 >
十七


  “那是姑姑给我的救命灵丹,只要一息尚存,便能救回一命,天下仅此一颗。”那可是她的保命金丹啊!

  说完,她扶着仍昏迷不醒的寒锋躺上软榻,接着,她弯身拈了些适才被他摔落地上的那碗药汁,拿到鼻间嗅闻须臾,接着伸舌舔了舔,她神色倏然一变,“这药被人掺了无色无味的剧毒阎王笑。”

  “可俞小姐不是整日守在这医庐里,怎么会有人能进来下毒?”沈威狐疑地说。

  俞乐乐低头把这两天来过医庐里的人想了遍后,说:“这医庐里也不是只有我,像沈总管昨日便曾带两名下人送药材过来,还有小静也来过,有时,我也会去上茅厕不在医庐里,若有心人想下手,也不是没有机会。”她细思着究竟是这几个人里,谁下的毒?

  听见她的话,寒若芙立刻将守在医庐外头的两名守卫叫进来盘问。所得的答案与俞乐乐所说的一样,这两天进来过的人只有沈总管和那两名下人与女儿。

  “门主,那药材是俞小姐吩咐我送来的。”沈威解释。

  “娘,不是我。”寒静颤着唇,吓白了一张娟秀的小脸。

  “那么那两个下人呢?”寒若芙问。

  “他们送来药材便走了,不曾接近药炉这儿。”这话是俞乐乐说的,她想来想去这几人似乎都没有嫌疑,想起什么,她扬眉道:“莫非是昨日打伤四师兄的人下的毒?”

  “昨日有人打伤锋儿?这事我怎么不知?”寒若芙觎向沈威质问。

  “禀门主,属下也不知有此事,竟有人潜进来偷袭少门主,是属下失职,请门主责罚。”沈威立刻欠身领罪。

  想了下,俞乐乐说道:“事情是发生在昨日晌午,四师兄到后山为驰风采摘鲜草时遭人偷袭,四师兄说那人脸上覆着黑巾看不出容貌,但我想此人能在寒星门里打伤四师兄,也许是寒星门里的人做的,因为我已让四师兄服下伤药,本想等今日为他解完毒再禀告师叔。”

  她想到什么又说:“师叔,我想这人也许就是之前向师兄下毒的人。”

  听见她的话,沈威一脸沉重地开口,“门主,在江湖中与咱们为敌的只有金乌宫,看来这刺客极可能便是他们派来的,此人能潜伏在门里这么多日,不被发现还能伺机对少门主下手,极不简单,若不将此人查出,我们寒星门以后恐永无宁日。”

  寒若芙登时阴冷着脸,恨声说道:“金玉瑶,你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派人谋害我儿,这次我绝饶不了你!”说毕,她甩袖离开,她一走,沈威也跟着而去。

  寒静则慢慢走向榻边,望着仍昏迷不醒的大哥,看了好半晌,才徐徐出声,“乐乐姊,大哥现下情形如何?他身上的毒已无碍了吗?”

  “他适才服下的那颗药,是我姑姑搜罗天下七十二味奇珍异草而炼成的,不仅能续命,还能解百毒。”俞乐乐回答。

  “所以大哥身上的毒已完全解了?”

  “没错,但因为先前剧毒已侵损他的心脉脏腑,恐怕需要调养一阵子才能复元。”

  “那大哥也会记起所有的一切?”寒静再问。

  “应当如此。”俞乐乐这才发现寒静的脸色很苍白,她心想可能是经过刚才那番变故,她吓坏了,便道:“小静,你若累了先回去休息吧,这儿有我看着就行了。”

  “那……大哥就拜托乐乐姊了。”

  看着寒静离开,俞乐乐想她似乎真的受了不小惊吓,那身子居然在隐隐颤抖着。

  见医庐里闲杂人等全都走光了,俞乐乐走到软榻旁,注视着昏迷不醒的寒锋,又不放心地为他诊了次脉,确定已无碍,紧绷的心这才稍稍舒缓。

  没想到最后,她还是动用了她的救命法宝来救四师兄,早知如此,当初一来,就直接掏出来给四师兄服用不就得了,也省得让受这些罪。

  适才看见四师兄方才倒地不起的那一幕,她整个人如遭雷击,浑身僵麻,动弹不得,摸摸胸口还惊魂未定的心,她不想去深思,那骚乱躁动的心跳所为何来。

  打来了盆水,她拿出手绢替他清理唇边的污血,一边为他擦拭,一边喃喃说:“四师兄,还好你没事了,要不然,我、我……就真的得陪着你一块下黄泉了。”若是他真死了,师叔绝对会杀了她。

  思及刚才那惊险的情形,她的嗓子有些瘖瘂地说:“你呀,真是我的祸星,每次一遇上你总是没好事,连来替你解毒,都差点要赔上我的小命……”

  语气微顿,她幽幽再说:“可是,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活着,平平安安地活着,不要再出任何意外了。”

  瞥见寒锋的眼睫微微翕动了下,她以为他要醒了,惊喜地唤道:“四师兄、四师兄。”

  等了片刻,他的双眼却迟迟没有睁开。

  见状,她这才想到以他的情况应该没这么快醒来,遂拿着手绢,沾了清水,继续为他清理脸上沾到的污渍,叨叨絮絮地再低声说着,“我想等你醒来应该就会康复了,老实跟你说呀,我比较喜欢你神智不清时的模样,那单纯又天真的模样,好可爱。”

  替他仔细清理完后,看着他昏睡的面容,她抬起纤指,细细描绘着他细致俊美的五官,胸口充斥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强烈感觉,混杂着不舍,心疼、怜惜、眷恋等各种滋味。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