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梁羽生 > 云海玉弓缘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三十回 飞花挫敌疑奇迹 摘叶回枝显异能(3)


  少林弟子这一惊非同小可,痛禅上人却转头微笑道:“大悲这几年苦练金刚不坏身法,算是有点成就了。”话犹未了,只见阿罗尊者突然像弹簧般地蹦出去,看那神气,竟像是拳头触到了烧红的烙铁似的。

  原来阿罗尊者使的是上乘瑜珈功夫,肌肉可以随意扭曲变形,在斗到紧张之际,突然使出,故此大悲禅师冷不及防的便着了道儿,但大悲禅师的“金刚不坏身法”也已有了三分火候,虽然尚不能将对方震倒,己身却毫发无伤。

  各显了一手上乘的武功之后,形势又是一变,阿罗尊者知道对方有神功护体,猛攻亦是徒然,遂乃步步为营,脚踏九宫八卦方位,好像只有招架之功,并无还手之力,拳势越来越缓慢了。

  到了这时,各派英豪都以为大悲禅师这一仗定可旗开得胜,但痛禅上人和本空上人的脸色却反而沉重起来,少林弟子中有几位比较高明的,也看出了对方虽然步步后退,但并未露出败象,不过,无论如何,看来还是大悲禅师占了上风,因此他们也不明白掌门师尊何以忧形于色?

  大悲禅师将对方迫紧,蓦然化拳为掌,使出少林绝学大力金刚手法,掌影如山,将敌人完全罩住,有几个少林弟子禁不住欢呼起来,哪知就在这刹那间,猛听得阿罗尊者一声大吼,犹如头顶上打了一个焦雷,只见大悲禅师整个身子抛了起来,跌出了三丈开外,虽然立即跃起,但已经算是输了。

  这一下变化得大过突然,各派弟子十居八九都不明白大悲禅师何以应胜反败,相顾骇然,只见大悲禅师合什说道:“多谢尊者手下留情。”阿罗尊者也施礼说道:“少林寺果然名不虚传,达摩祖师传与贵派的罗汉神拳,确是已经发扬光大,远胜于天竺本土!”各派弟子看这两人说话的神情,都是极为诚恳,更觉莫名其妙。

  原来阿罗尊者在拳术上确是不如大悲掸师,内功方面则在伯仲之间,护身的神功且还是大悲禅师稍胜一筹。阿罗尊者所以能战胜对方,乃是由于他掺入瑜珈功夫,并在最后的那一刹那,突然施用“狮子吼功”,扰乱了大悲禅师的心神,这才能破去了他“金刚不坏身法”。

  少林弟子均感面上无光,正想请他们的监寺本空上人再去向阿罗尊者挑战,只见阿罗尊者已随在大悲禅师身后,来到痛禅上人座前,行了佛门“晋谒”之礼,报了师门名号便合掌当胸,躬腰说道:“弟子东来之时,家师曾吩咐弟子务必要上嵩山晋谒上人,不意今日幸得机缘,在此相见。”痛禅上人道:“令师龙叶上人,贫僧也是慕名已久的了!”龙叶上人是印度第一高僧,冰川天女的父亲桂华生在尼泊尔之时,曾受过他的教益,如今已是寿近百岁,痛禅上人是中国第一高憎,所以两人都早已知道对方的名字。

  阿罗尊者续道:“达摩祖师千年之前携了易筋、洗髓二经来华,开创了贵派武功,这两部秘典,在敝国早已失传,想贵派中定有精通这两种功夫的高明之士,不知可否再予指教,令弟子一开眼界?”言下之意,似嫌刚才与他比试的大悲禅师尚未够份量。

  照比武的规矩,得胜的一方,要是未肯罢手的话,有权继续向对方挑战,但对方却无权强他再战,只能提出要求。少林弟子正怕他不肯再战,见他要继续比试,心中皆是大喜。要知大悲禅师虽然败了给他,却不等于少林派的功夫不及印度,而是大悲禅师的“金刚不坏之身法”只有三分火候,所以才给他的“狮子吼功”震散,要是本空上人出手,对付他自是绰绰有余。

  不料痛禅上人却仅是微微一笑,淡淡说道:“这两部秘典所载的功夫博大精深,贫僧也尚未得窥堂奥……”

  阿罗尊者以为他是客气的说话,合什再拜,正拟请求,痛掸上人已往下续道:“贵我两派,异国同源,可切磋之处正多,不必急在今日,会期过后,请大师屈驾敝寺,贫僧自当竭尽所知与大师研讨。请不必再多礼了。”双手轻轻一带,阿罗尊者用了重身法想试痛禅上人的功夫,哪知痛禅上人的手指只是作势虚沾,还未接触到他身体,阿罗尊者已感到一股大力,不由自主的被“带”了起来,对痛禅上人的功夫这才心悦诚服,退了下去。

  众弟子大惑不解,痛禅上人对本空上人微笑道:“此人只是想见识中土的武功,存心不坏,何须定要与他分出个胜负来?众弟子有此一念,即是犯了佛门的‘妄自生嗔’之戒了。难道大悲败了一场,便有人敢小视本派的武功么?”原来刚才阿罗尊者与大悲禅师比试,用狮子吼功破了大悲禅师的金刚不坏身法时,本来可以施展杀手的,但他只用了三成力道,大悲禅师方得毫无损伤。痛禅上人知道师弟是姜桂之性,老而弥辣,武功又是走刚猛的路子,要是他出场接战阿罗尊者,生怕他神功发动之后,一下收不住势,伤了对方,于心何安?故此宁愿让本派输了一场,出言将众弟子劝解开去。

  阿罗尊者仍然立在场心,朗声说道:“贫僧观光上国,幸逢盛会,甚愿瞻仰贵国中土的武功,请哪位出来指教?”

  群雄虽然知道了他的来意只是想观摩武术,但他到底是孟神通邀来的人,总不能一再输给他。可是,连大悲禅师这样本领都打败了,各派宗师为了身份,自然不愿应战,一时间煞费踌躇,竟想不出适当的人选。

  唐经天悄声道:“冰娥,你可以赢得了他。”冰川天女笑道:“我也不是中国本土的武功。”本来唐经天也有把握取胜,但他在冰宫中已与阿罗尊者较量过一次了,再出去与他较量,纵然将他打败,只怕也要给他暗笑中国无人。

  忽地一阵笑声冲破了静寂,翼仲牟曳着铁拐走了出来,哈哈笑道:“我老叫化幸还未死,特来领教天竺高僧的绝学神功。”这笑声是冲着孟神通发的,孟神通当日虽然并非存心将他打死,只用到第七重的修罗阴煞功,可是却也想不到他在半年之内便能恢复,而且还敢出来比武,禁不住心中一凛,想道:“少阳玄功果有几分妙用,要是吕四娘在世,今日之会,只怕我就未必能够稳操胜算了。”

  阿罗尊者并不知道翼仲牟与孟神通之间的过节,他认为翼仲牟就是上次曾在冰宫观战的那个老乞丐,当时他与唐经天比武,最后输了一招,败走之时,也曾闻得翼仲牟的笑声。此刻听翼仲牟的言语,似含嘲讽,只道他是小觑自己,不禁怒气暗生,冷冷问道:“翼帮主可是要比兵器吗?”翼仲牟道:“正是,大师已比过一场拳脚了,换一换口味如何?”阿罗尊者拔出玄铁宝刀,表示同意,翼仲牟道:“大师万里远来,主不僭客,请进招吧!”阿罗尊者将大刀抡圆,说道:“刀剑无情,请各留神!”刀光一闪,立即横劈过去,心中想道:“我纵不伤他,也得把他的拐杖斩断,看他还笑得出来?”

  阿罗尊者这口玄铁宝刀,重达四十八斤,既沉重又锋利,是印度着名的一柄宝刀,加以他练过“降龙伏象”的上乘内功,内力浑厚,这一刀劈下,端的有开山裂石之势,威猛无伦!


梦远书城(my2852.com)
上一页?回目录?回首页?下一页